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新闻动态

代表建议将农民职业教育培训列入基本国策

发布时间:2019-10-14

  人大代表:新型[職業 的英 文:working]農民是農村精英,[教育 的英 文:education][培訓 的英 文:training]應列入基本國策

  全國兩會期間,來自廣東代表團的全國人大代表、華南農業[大學 的拚音:dà xué]教授、博士生導師、肇慶大華農生物藥品有限公司總裁陳瑞[愛 的英 文:love]向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 的英 文:Once][會議 的英 文:meeting]提交了《關於設立新型職業農民培養和[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機構,建成振興鄉村發展的“三農”[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隊伍的[建議 的英 文:pointers]》(下稱“《建議》”)。

  《建議》提到,進入新世紀以來,[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新型工業化、城鎮化發展逐年加快,2017年末,中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58。52%。農村大量青壯年勞動力外出進入第二、第三產業和城鎮經商或務工,農村[出現 的拚音:chū xiàn]務農勞動力銳減現象,致使我國農業發展麵臨“農村空心化、務農老齡化、要素非農化、農民兼業化、農業副業化、高[成本 的英 文:cost]、高風險、資源環境約束趨緊、青壯年勞動力緊缺”的嚴峻形勢。

  今後農村“耕地誰來種”、“畜禽怎麽養”、“農業靠誰興”已[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一個重大而緊迫的社會[問題 的英 文:foul-ups]

  陳瑞愛指出,新型職業農民不是傳統[意義 的拚音:yì yì]上的農村勞動者,而是城鄉融合發展下的農村“精英”。

  傳統農民長期居住在農村,以單個[家庭 的英 文:family]為生產單位,家庭成員為[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勞動力,農業生產以經驗為主、生產效率低為特征。而新型職業農民則是[一種 的拚音:yī zhǒng]有思想、有理念、有抱負的職業化農民,擁有現代[科學 的英 文:Science]技術和管理能力,能夠應用現代理念經營規模農業、應用市場化手段發展農村產業,是“有文化、懂技術、會經營、曉政策、有組織、守法紀”的農業產業精英。

  而培養新型職業農民的必要性體現在是現代農業發展的動力源泉、是農民增收的根本之計、是新農村[建設 的拚音:jiàn shè][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內容和內在要求、是農村民主管理的重要前提和保障。

  不過,陳瑞愛認為,目前新型職業農民培育現狀並不樂觀。

  第一,當前,在農民職業教育實施過程中,主要由縣鄉政府、農業、教育、人社、財政、科技等部門按照上級部門培訓的要求,分部門、分層次製訂[計劃 的英 文:plan],分別組織實施職業教育培訓,缺乏統一、高效的領導和組織協調。

  [由於 的英 文:Meanwhile]政出多門,培訓費用分屬不同的部門,經費的使用、管理和監督尚未[[形成 的英 文:caused] 的拚音:xíng chéng]相應保障機製,培訓的財政撥款經常會被擠占、挪作他用。出現這種問題的根本原因是分散的政策實施沒有形成合力,農民職業培訓往往是在上一級行政[命令 的拚音:mìng lìng]要求下組織實施,執行主體被動執行、熱情不高,培訓效率低下,經費保障不力,缺乏[有效 的拚音:yǒu xiào]考核機製,上下聯動協調不暢等諸多因素就成為製約農民職業教育長期穩定發展的內在障礙。

  第二,按照常理,具體的培訓內容不是由政府和相關部門“拍腦袋”決定,而是經過政府各部門和[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培訓對象進行充分的溝通,經過細致的農村調查研究,充分了解[當地 的英 文:local]農民的實際需要後決定的■亚博唯一官网星级酒店■。在“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雙向良性互動前提下,擬定“以需定培”的培訓計劃和內容,而不是不切實際的“以培定需”,被動完成上級下達的培訓任務。

  而現實情況是,各級政府部門在沒有做充分調研,全麵了解農民實際需求情況下,開設[一些 的英 文:some]職業培訓課程,統一組織農民進行“大水漫灌”式的培訓,普遍存在政府的有效供給和農民的實際需求相脫節的弊病。如課程缺乏教學大綱、授課標準;培訓過程中重視講解理論知識,實踐教學和示範性教學相對不足;沒有區分不同職業類別的[人才 的拚音:rén cái]培養方案,確定核心骨幹課程、理論課和實踐課教學比例;師資配備方麵,缺乏推薦和遴選的方式,建立各級新型職業農民專家庫。

  第三,[某些 的英 文:Some]地方,由於受製於培訓農民的食宿、交通、誤工等客觀原因,很難[滿足 的拚音:mǎn zú][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有意願參與培訓農民的訴求。政府在實際實施過程中不得不避重就輕實行一些短期的實用項目培訓,多集中於縣鄉培訓[中心 的拚音:zhōng xīn]或教學點進行的短期技能培訓,理論講解多於實踐教學和現場指導。對培訓機構任務的考核,往往注重培訓任務完成的數量和規模多於質量和技能資格認證。

  培訓內容“不接地氣”,偏離農村的實際和農民的知識技能水平,導致農民提升技能需求不能得到及時滿足,培訓內容最終流於[形式 的英 文:form],嚴重挫傷了農民參與培訓的積極性。在培訓形式的選擇上,存在一哄而上、一刀切的做法,[無法 的拚音:to be]顧及農民居住地分散,交通便利情況差異較大的實際情況,[學校 的拚音:xué xiào]及教學點的[分布 的拚音:fēn bù]無法全麵覆蓋。

  為此,陳瑞愛建議,第一,立法保障農民職業教育發展。鑒於農民職業培育在國家社會[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發展中的重要作用,中國有必要將農民職業教育培訓列入基本國策之一,專門製訂一部關於農民職業教育培訓的法律,為農民職業教育培訓事業建立法律保障,使農民職業教育培訓工作有法可依,同時要不斷完善農民職業教育培訓的相關法規,規範和發展農民職業教育培訓事業。

  第二,加大農民職業教育培訓投入〖亚博唯一官网国际平台〗。政府要進一步加大對農民職業教育培訓的投資力[度 的英 文:attitudes],建立農民職業教育培訓的專項資金,並在政府承擔農民職業教育培訓經費的投入之外,還要多渠道籌集資金,廣泛發動社會的力量,采取政府、用人單位、農民和社會共同承擔培訓經費的投入機製開展農民職業教育培訓工作。

  第三,建立農業園區+農業[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農民專業[合作 的英 文:cooperation]社+新型職業農民的培養模式。動員涉農機構和社會組織廣泛參與與[支持 的英 文:support],通過搭建網絡課堂、固定課堂、流動課堂、田間課堂等“四大課堂”,滿足新型職業農民多樣化的教育培訓需求。

點擊進入專題

責任編輯:張義淩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