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新闻动态

专家建议建国家军人公墓:给个向英雄下跪地方

发布时间:2019-11-06

十餘名[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人民誌願軍烈士遺屬[昨天 的英 文:yesterday]自發到[沈陽 的拚音:shěn yang]抗美援朝烈士陵園獻花,並[希望 的拚音:xī wàng]通過DNA檢測確定每具遺骸身份,讓他們尋找親人。陵園方麵答複家屬表示“DNA要做”,沈陽市民政局相關[負責 的拚音:fù zé]人對京華時報[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表示,“具體時間會再公布”。

DNA鑒定專家鄧亞軍表示,鑒定技術難[度 的英 文:attitudes]不大,視骨骼狀況而定,437具遺骸[全部 的拚音:quán bù]鑒定最快需要三四個月。

祭 隔牆獻花寄托思念

薄霧籠罩的早晨,十餘名中國人民誌願軍烈士遺屬戴著黑紗、白花,捧著父親的遺像,向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敬獻花籃。

從全國各地趕來的他們,前天在陵園大門外迎接437具中國人民誌願軍烈士遺骸從[韓國 的英 文:棒子]歸來。這是1954年以來中國首次從韓國手中大規模接收誌願軍遺骸。

“60多年了,[我們 的拚音:wǒ men]沒有一天不懷念我們的親人”,烈士鄧士鈞的[兒子 的英 文:Son]鄧其平在悼念儀式上[感 的英 文:sense]謝韓國政府:“今天,我們的祖國強大了,我們跟過去的敵對國關係友好了,我們感謝韓國政府,感謝韓國人民,那麽善待我們的親人的遺骸”■亚博唯一官网授权委托书■。

遺屬們列隊向紀念碑三鞠躬。碑文是董必武的親筆題字“抗美援朝烈士英靈永垂不朽”。

“我們無限懷念埋在朝鮮、韓國的有名和無名的誌願軍烈士”,烈士康致中的兒子康明朗聲念起祭文,“希望更多烈士能葉落歸根”■亚博唯一官网导航■。

祭文最後,康明大聲呼喊“爸爸,我們回家!”早已淚流滿麵的遺屬們也一遍遍呼喚父親回家。

在陵園西側,安放437具烈士遺骸的恒溫室外,透過高高的圍牆,[無法 的英 文:to be]看到回歸的棺槨。遺屬們依次上前,把手中的菊花[輕輕 的英 文:gently]依立在緊閉的大門上。

盼 DNA鑒別遺骸身份

“爸爸,你回[來了 的拚音:lai l]嗎?”李樹人烈士的[女兒 的拚音:nǚ ér]李海放哽咽說道,無論這次回國的遺骸中有沒有[自己 的英 文:his]的父親,[都是 的拚音:doushi]當年和父親在同一戰場共同作戰的戰友,都是“我們的親人”。

“我們懷念爸爸,紀念爸爸,可到底哪個是爸爸?難道政府不[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用高科技的DNA鑒別手段,還他一個真實的身份嗎?”李海放說,還有千千萬萬父親的戰友躺在朝鮮和韓國的土地上,他們的親人同樣盼著他們回家。

來自山西太原的韓曉燕,留下了父親的一縷頭發,隻為將來能用作DNA比對,找到犧牲在朝鮮戰場上的伯父,了卻父親生前的心願。

康明的父親犧牲在“三八線”附近朝鮮境內,並被就地安葬。“最初規格很高,有紀念亭,有墓碑,我父親的墓編號1號墓”,而上世紀70年代後,墓地被移位、合葬,康明為尋找父親墳墓的下落給使館寫信,終於得到回複說陵園還在,但已非當年的樣子,沒了墓碑,甚至沒有合葬者的名單,[這些 的拚音:zhè xie]烈士遺骸來自哪裏,究竟是誰,難以辨認。

因為父親墓地所在之處不被[允許 的拚音:yǔn xǔ]前往,赴朝鮮悼念父親仍然是康明一個難以企及的願望。他[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一遍遍上網打開地圖,尋找、凝視父親墳墓所在的地方。

■官方回應

DNA鑒定時間待公布

希望對回國的每一具遺骸做DNA檢測,建立烈士DNA庫,供烈士家屬比對尋找親人,是烈士遺屬的共同願望。

“我[覺得 的英 文:felt]國家[完全 的拚音:wán quán]有這個實力”,李海放認為[可以 的英 文:can]先核查遺屬身份,讓直係親屬第一批做鑒定,“我們年紀大了,再等下去,萬一我們也都不在了,這就成了[曆史 的拚音:lì shǐ]的遺憾。”

曾20次前往韓國中國誌願軍烈士墓地悼念,並兩次為中國赴韓祭掃團做導遊的張偉提到,韓國去年底[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這批烈士遺骸的挖掘[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時,發現一處記載埋有6具遺骸的墓穴實際上合葬了18位烈士。張偉由此認為,韓方對這些遺骸進行的鑒別中有DNA鑒別。但這些遺骸究竟是否做過DNA檢測,中韓媒體均未提及。

李海放[告訴 的英 文:tell]京華時報記者,此前她作為代表與陵園負責人通話時,對方告訴她“DNA是要做的”,具體怎麽做“上麵會安排的”。

京華時報記者昨天致電沈陽市民政局辦公室主任徐建民,詢問是否會對437具烈士遺骸進行DNA鑒定,相關工作將於何時啟動。徐建民表示對此沒太了解,在記者追問下,徐建民表示陵園由民政部而非軍方[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相關工作具體時間會公布。

■遺骸DNA檢測三問

1

60年前遺骸能否鑒定?

“60年的時間不算太長,[主要 的英 文:main]就要看看骨骼本身的情況”,北京中正司法鑒定所所長鄧亞軍介紹,中國在骨骼鑒定方麵技術領先,對百年前的骨骼都可做鑒定,這些烈士遺骸能否進行鑒定,與其此前所處環境相關,如果環境相對比較幹燥,細菌生長緩慢,一般做鑒定沒[問題 的拚音:wèn tí],如果環境潮濕導致降解快,[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無法獲取完整的基因圖譜跟親屬的鑒定結果作比對。

華中科技[大學 的拚音:dà xué]法醫學係副主任兼鑒定[中心 的拚音:zhōng xīn]主任黃代新介紹,潮濕、高溫會加速DNA分子的破壞,如果能夠提取的樣本長度達不到一定標準,就難以鑒定,但還可以采取特殊方法檢測線粒體DNA,“之前報道的像沙皇等很早期的曆史人物的鑒定,都用這個手段”。黃代新提到,線粒體檢測準確度會差[一些 的拚音:yī xiē],但仍有強烈的[提示 的英 文:tips]作用。

2

遺骸鑒定難在哪裏?

鄧亞軍提到,骨骼鑒定在DNA鑒定中是相對比較難的,但遺骸骨骼狀況好的話技術上不存在障礙,最麻煩的地方在於對骨骼的預處理和DNA提取。“第一個要預處理,把骨骼表麵附著的細菌清除,清幹淨,把可能存在的微生物清洗幹淨,把骨頭切成塊、磨成粉,脫脂脫鈣”,鄧亞軍提到,因為遺骸是陳舊骨骼,所以前處理、預處理的時間會比較長,DNA提取難度也會增加。

中科院北京基因組研究所研究員王前飛提到,遺骸鑒定的特殊性在於遺骸DNA的完整性可能有較大損傷,根據樣品完好程度不同,帶來檢測和序列分析上不同的難度和不確定性。研究員孫英麗指出,如果沒有任何殘存的DNA,就將無法鑒定,但幾率很小。

3

鑒定遺骸需要多久?

鄧亞軍提到,陳舊骨骼的鑒定非常複雜,[因此 的拚音: yīn cǐ]鑒定一具骨骼至少要一個[星期 的英 文:week],但相同批次的骨骼把基本情況摸清後,可以按[流程 的英 文:process]批量做加快進度,要把437具遺骸都做完鑒定,最快需要三四個月,慢的話需要一兩年時間,且[成本 的拚音:chéng běn]非常高,[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要前處理,還要用特殊的試劑盒,至少是一般親子鑒定的2-3倍。因此骨骼自己的狀態和費用是兩大主要問題。

黃代新指出,給家屬做鑒定快則一天內就可出結果,目前按政府指導[價格 的拚音:jià gé],一個樣本的鑒定成本是800元,但骨骼樣本屬於疑難樣本,沒有統一的定價規定,可能根據地區物價不同上浮幅度也有所不同。

■專家[建議 的英 文:pointers]

建國家軍人公墓,給一個向英雄下跪的地方

國防大學教授公方彬認為,烈士遺屬提出的請求不過分,也不難做到,政府[認識 的英 文:known]到這個義務的話就應該做,做完後公告[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誌願軍烈士後人,參考親人犧牲地點前來比對DNA,以體現對烈士的尊重。

“不能保證都能找到,但當一個遺屬找到自己親人的[時候 的拚音:shí hou],將是非常激動的,讓人看到希望比實現還[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公方彬提到,美國[成立 的拚音:chéng lì][軍事 的英 文:military]學家、人類學家、地理學家等專家組成的專門機構尋找海外士兵遺骸,盡管做的是“一個永遠無法完成的任務”,但這是一個國家的姿態,也是對官兵的承諾:無論你在哪裏,國家都有責任把你帶回國。

“給我們一個向英雄下跪的地方”,早在十多年前,公方彬就呼籲建立國家犧牲軍人公墓,陵園分紅軍時期、抗戰時期、解放[戰爭 的拚音:zhàn zhēng]時期等不同階段,並為國民黨遠征軍、抗美援朝等每[一次 的拚音:yī cì]戰爭專門設立園地。

昨天,公方彬再次建議以此次迎接遺骸回國為契機建國家公墓,將遺骸安葬在公墓中,每位烈士一個墓穴,下葬的同時設立紀念日,“[世界 的拚音:shì jiè]主要大國都有國家軍人公墓,軍人就是一個犧牲的[職業 的拚音:zhí yè],一定要善待那些犧牲者,重視過去的犧牲者,才能引領未來的犧牲者”。

京華時報記者商西沈陽報道

(烈士遺骸DNA檢測時間待公布)

(編輯:SN091) 。
本文由◆亚博唯一官网午报◆发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