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新闻动态

贵州大学校长:大学生就业难是个伪命题

发布时间:2019-11-09

就業難與招工難並存:失業率會不會提高?

[圖片]

最近十幾年來,高校就業難[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一個社會[問題 的英 文:foul-ups],每一年似乎[都是 的英 文:All are]“最難就業年”。

擴招16年來,全國高校[畢業 的拚音:bì yè]生總數已從1999年時的85萬人,飆升至今年的765萬人;加上[職業 的拚音:zhí yè][學校 的拚音:xué xiào]畢業生、初高中後不再繼續升學的[學生 的拚音:xué sheng][大約 的英 文:about]有700萬,總計下來今年城鎮新增青年勞動力約1500萬。

[教育 的拚音: jiào yù]部、人社部均曾先後表示,今年以高校畢業生為主的青年群體就業壓力較大〖亚博唯一官网机械设备〗。

[然而 的拚音:rán ér][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下行大背景下,部分[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提高用人門檻、減少招聘規模乃至停止了麵向應屆生的校園招聘,也為負重求職的[大學 的英 文:university]生們,壓上了幾根稻草■亚博唯一官网空气能■。

農民工群體的數量也在穩步上升,根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2015年全國農民工總量為2。7747億,比上年增長1。3%,數量規模之大前所未有。

他們麵臨的是招工難和就業難並存的兩難境地,人口紅利消失與技能不足並存,企業和農民工都麵臨著結構性矛盾。於是不斷有人提出,讓農民工把外出打工習得的技能帶回家鄉,以創業[解決 的拚音:jiě jué]就業。

今年的就業形勢之嚴峻,還在於[出現 的英 文:There]了新群體——化解過程產能帶來的分流下崗者。國家發改委主任徐紹史介紹,去產能的目標是鋼鐵產能在5年之內要減少1億至1。5億噸,煤炭產能在3到5年內要減少5億噸、減量重組5億噸。

媒體報道稱,中金公司曾測算,未來2至3年,若產能過剩最嚴重的行業減產30%,將造成300萬人失業,涉及行業[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鋼鐵、煤炭開采、水泥、造船業、煉鋁和平板玻璃。

分流之後怎麽辦?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 的英 文:work]報告中指出,中央財政安排1000億元專項獎補資金,重點用於職工分流安置。國家發改委主任徐紹史稱,上世紀90年代的“下崗潮”不會重演。

“與其養虧損的企業,不如養職工”,全國政協常委厲以寧認為,職工生活有著落了,經過[培訓 的拚音:péi xùn][可以 的拚音: kě yǐ]重新找到工作崗位。

根治[這些 的拚音:zhè xie]就業“困難戶”的生機,似乎要從新經濟中尋覓。這一今年首次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的概念,是以“互聯網+”這些新產業、新技術、新業態為代表,已呈現出超乎預料的成長速[度 的拚音: dù][也許 的英 文:Perhaps]能成為就業的新支撐。

今年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提出,2016年的目標是城鎮新增就業1000萬人以上,城鎮登記失業率4。5%以內。

3月9日,途經人民大會堂“部長通道”時,人社部部長尹蔚民表示,盡管今年就業形勢非常複雜,他依然有信心完成今年的就業目標。

“大學生就業難是個偽命題”

全國人大代表、貴州大學校長 鄭強

新京報:你怎麽看待大學生就業難的問題?

鄭強:這實際上是個被渲染、炒作出來的偽命題。考慮下[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的人口基數、國土麵積和經濟發達程度,再與目前全國2000多所高校的數量進行對比,就會發現跟美國、[日本 的拚音:rì běn]等存在[很大 的英 文:huge]差距,中國的高校數量[反而 的拚音:fǎn ér]是嚴重不足的。

新京報:現實中,有企業以經濟下行為由,提高招聘門檻,減少招聘數量,你怎麽看?

鄭強:在市場經濟體製下,經濟下行時,企業提高用工標準是符合市場規律的必然行為。目前中國經濟正在進行結構性調整,企業調整用工標準也是必然行為,所以大學生作為被選擇者,[應該 的英 文:yīng gāi]調整心態去適應,而不是一味抱怨或者維持高標準。

新京報:大學生就業的問題應怎麽樣解決?

鄭強:首先社會不能再加壓了,[不要 的英 文:壓嘛碟]把大學生和就業問題放在火上烤。另外學生要對[自己 的英 文:his]正確定位,放下身段,不要抱有一步登天的想法。現在社會[喜歡 的英 文:enjoy]炒作所謂[成功 的拚音:chéng gōng]人士的光鮮榮耀,我認為真正應該關注的是他們背後付出的艱辛。我[建議 的英 文:pointers],學生們在就業時要明白想做將軍必須先做士兵,當下手也是成功,把經曆過的苦累當做難得的經驗。

“不是每個大學生都適合去創業”

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博奧生物集團總裁 程京

新京報:現在鼓勵大學生創業是為了促進大學生就業嗎?

程京:鼓勵大學生創業並不是什麽現在才有的新鮮產物,沒有鼓勵也會有人投身到創新創業的事業中去,所以國家在政策上稍加引導和鼓勵是好的。

但這並不是說每個大學生都適合去創業,每個人都應該認清自己的發展定位,是要去參加創業做老板,還是做好一個雇員。

新京報:現在創業似乎是一條人人可以走的路,你怎麽看?

程京:建議大學生們在創業之前想好,對自己的情商、智商、財商評價一下,沒有[準備 的拚音:zhǔn bèi]好最好別去碰,企業不是坐下喝喝[咖啡 的英 文:coffee]就能辦起來的。

新京報:有[評論 的英 文:comment]指出鼓勵農民工返鄉創業是為了緩解城鎮就業壓力,你怎麽看?

程京:農民工創業是一個很好的均衡生產力的舉措,農民工返鄉創業並不是一窩蜂,而是根據自身的發展需要以及產業機構調整而緩慢變化的。

新京報:在農民工返鄉就業中有什麽需要[注意 的英 文:危險信號]和提醒的?

程京:這個過程需要注意的是農民工的再教育和技能培訓,重視農民工的職業培訓,才能讓他們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

“發展小城鎮容納農民工就近工作”

全國人大代表、貴州省黔南州州長 向紅瓊

新京報:目前黔南農民工返鄉情況[如何 的拚音:rú hé]

向紅瓊:[我們 的拚音:wǒ men]黔南全州共有420萬人口,常年在外務工人數達87萬人,超過全州農村勞動力總數的40%。據不[完全 的英 文:completely]統計,2015年全州農民工返鄉創業42606人,返鄉就業51532人。

新京報:為什麽會出現這個變化?

向紅瓊:因為我們為農民工回鄉就業,乃至創業提供很多條件。另外農村電商的發展,新興產業和城鎮化的推進都為他們回鄉就業創業提供了選擇。

比如我們發展[家庭 的英 文:family]農場、創辦龍頭企業,從而解決了“誰來種地”的問題。另外還建立了24個返鄉農民工創業園,17個農民工創業孵化基地,為他們創業提供平台和便利條件。

我們還專門建立了創業指導與小額擔保貸款聯動機製,設立創業扶持專項資金,僅2015年一年,就為包括返鄉農民工在內的個體經營戶、小微企業提供小額貸款9億元。

新京報:在吸引農民工返鄉就業方麵,最關鍵的是什麽?

向紅瓊:首先是要發展一批產業,才能吸引他們回來,我們去年全州新增標準廠房100。75萬平方米,累計建成394。8萬平方米,入駐標準廠房企業461戶,[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就解決了2。03萬人的就業問題。另外還是要加強農民工職業培訓和技能培訓,這樣能實現他們從謀生到創業的轉變。最關鍵的,還是要[大力 的拚音:dà lì]發展中小[城市 的拚音:chéng shì]和小城鎮,容納更多農民工就近就業創業,讓他們掙錢顧家兩不誤。

新京報:目前農民工返鄉就業還有哪些問題需要解決?

向紅瓊:從國家層麵進一步加大[支持 的英 文:support]西部改善農村基礎設施條件,加快公共[服務 的英 文:services]向農村延伸的力度,這樣才能解決好外出務工人員進不了城、回不了鄉的現實問題。

從政策層麵,國家應考慮通過從財稅、金融、[人才 的英 文:牛B人物]、科技、培訓、用地等方麵,給予西部少數民族貧困地區[一些 的英 文:some]差別化優惠政策。

“今年招人沒有縮減還要增加”

全國人大代表、長春新大石油集團董事長 劉桂鳳

新京報:中國經濟下行壓力比較大,你們會減少招工嗎?

劉桂鳳:經濟下滑各行各業都受到[影響 的英 文:effect],但我們還好一些,基本能保證正常生產,生產經營資金都在良好有序發展中。

新京報:今年還招應屆畢業生嗎?

劉桂鳳:年年都招,根據現有發展和產業的需求,今年沒有縮減,還要增多。

新京報:往年招多少人?今年招多少?

劉桂鳳:往年最多時招100多人,占我們[全部 的英 文:all]職工數的10%。今年我們還要招50人左右,占員工5%。

新京報:你[覺得 的拚音:jué de]現在大學生就業困難嗎?麵臨哪些問題?

劉桂鳳:這個市場很廣很多,大學生對自己的定位問題,學什麽選什麽,如果好高騖遠,又脫離你的專業,[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就會在就業中出現問題。本來學農業的話你不上農村非要上城市,學工業[管理 的英 文:managing]的非要進高科技,不做一線,大學生的理論和實踐怎麽結合?

就業目標一定要結合實際,我認為大學生就業應該定位在最基礎和基層,然後朝高處努力,才能在職場上走得成功、走得高興,否則定高了必然會被淘汰,還給第二次選擇造成心理壓力和影響。

新京報:招工難還是找工作難?

劉桂鳳:都不難,大學生如果自己放開思想,走進市場就非常好找工作,企業根據自己需要深入市場,廣泛跟大學生接觸,也非常好找到可用合適的大學生,這個難就是大家停留在敷衍不認真上。現在是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崗位多得是,需要的人才也很多,現在一個家政大學生去當家庭教師,月收入四五千,比他找一份正規公司工作的工資還要高。關鍵看大學生,能不能下決心進入市場,適應市場就一定能找到合適的工作。

★個案

大學生求職:半年投60簡曆獲兩單位招手

北京某211院校碩士研究生,文科專業,性別男,這些往年求職季中的優勢,今年似乎沒什麽用。起碼對於[即將 的拚音:jí jiāng]畢業的張今(化名)來說是這樣的,“大約投了有六七十份簡曆吧”,他說,兜兜轉轉至今,手上雖然握著兩個offer,卻依然沒底。

“簡直太心塞”,回顧過去六個多月的求職經曆,張今[感 的英 文:sense]慨頗多,實在是太難了。他投出去的六七十份簡曆中,隻有約20家回應進入下一輪考試。

怕有遺漏,張今專門隻做了一個表格,列上每家單位的投遞情況與進度,“[幾乎 的英 文:much]北京地區有名的央企、國企、互聯網企業都投了”,回應者寥寥,甚至有的單位招聘過程進行到半,宣布今年不再招收應屆生。

張今用“銳減”形容今年的招聘單位數量和招聘名額,“有的往年招100多人,今年隻有十幾個”,他說,有的寫明隻招一個,還有的直接寫個“若幹”,“若幹怎麽理解?到底招還是不招?”

在向某央企投遞簡曆後,[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上岸”的學長[告訴 的拚音:gào su]他,不必再等了,因為對方已經多年開放校招,但從未聽說錄用,或者隻有個位數入選。

簡曆篩選似乎也更嚴格,“如果第一學曆,也就是本科畢業院校不是‘211’,就很容易被刷掉”,張今說,這似乎已經成為了名企招聘不成文的規矩,至於本科生,通過率[或許 的英 文:stiII]更低。

在6個月的求職中,張今參加過兩次實習,[一次 的拚音:yī cì]遠赴杭州,一次在北京某國企。

在實習中,他意識到用人單位越來越在乎應屆生的實踐能力,“[但是 的拚音:dàn shì]象牙塔裏的學生,誰會有那麽多工作經驗?”反而是學生較為擅長的學術能力不受重視。

“單位的胃口越來越大,要求越來越多”,張今覺得,有時用人單位提出的,毫無保障的實習等要求,對於學生來說不太平等。“如果覺得學生能力不夠,為什麽不直接社會招聘?”他質疑,其實用人單位並無招聘誠意。

[幸運 的拚音:xìng yùn]的是,經過半年折騰,已經有兩家單位向他招手,一個在[浙江 的拚音:zhè jiāng],一個在京有戶口,他選擇了後者。

“隻簽個三方保險嗎?”他谘詢過很多人,也不敢太張揚,“萬一有人[知道 的英 文:knew]後,又把我擠下來呢?”而他的更多同學,依然奔波於求職路上。

A14-A15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的拚音:jì zhě] 黃穎 蘇曼麗 郭超 實習生 郭錳

人工智能未解決任何一個難題

很多人不願意[承認 的英 文:admitted]這種尷尬局麵:我們離我們的目標仍非常遙遠,真正的人工智能也離我們很遠。盡管銀幕中的科幻[電影 的拚音:diàn yǐng]有很多人工智能的[形象 的拚音:xíng xiàng],它們甚至已進化出了人的意識,但這樣的[事情 的拚音:shì qing]在現實[世界 的拚音:shì jiè]中還不會出現。

婦女問題[不僅 的拚音:bù jǐn]是女性自己的事

很難想象有一半人口的平等[地位 的拚音:dì wèi]得不到事實上的承認,籠罩於[一種 的英 文:one]落後、腐朽、畸形的觀念中,這個社會能侈談先進文化。所以真心追求社會改良的男公民,不能認為婦女問題僅僅是女性自己的事。

且看士餘是不是[魚 的英 文:fish]

一位上任不到一個月的證監會主席,對他做任何評價都為時過早,不夠客觀。畢竟很多事情的推行與叫停都不是他個人所能決定的。

如何任性地當上村長?

1998年推行的村級直選,最終隻是鄉村權力從舊式政治精英手中轉移到新式經濟精英手中。經曆多次村級選舉後,村民們對鄉村選舉最初的熱情轉變成對鄉村政治的冷漠。

网站地图